DG百家樂賭徒有可能戰勝百家樂嗎 第一章

BNG電子-SW娛樂城 15000發財金等你來領取

DG百家樂賭徒有可能戰勝百家樂嗎 第一章

DG百家樂賭徒有可能戰勝百家樂嗎 文章(一)

一、參賭之緣起

2000年,我由廣州來到美國加州。在此之前,我從未進過賭場,從小所受的教育,令我認為十賭九騙,參賭必輸。另外,我也覺得自己從來都是個沒有賭運的人,無論是小時候玩“鬥大”、“十三張”、“猜硬幣”,還是長大後玩“百分”、“鋤大弟”、“麻將”,我都常常是大輸家。但我喜歡研究,喜歡鑽研技術,所以我喜歡下象棋,象棋不靠運氣,只靠技術。

我所居住的聖荷西市,是世界著名的高科技區——矽谷(矽谷)的一個重要城市,當時附近的印第安保留區還沒有賭場,最近的是四小時車程的雷諾賭城。2001年的元旦,有位中醫診所的老闆沈醫師邀請我去雷諾賭城玩,那是我第一次踏足賭場,沈醫師教我拉老虎機,我用20元玩25仙的老虎機,很快就輸光了,於是就沒有再賭。

過了一段時間,忽然有天在世界日報上看到一個廣告,宣稱有一套叫“DG百家樂系統”的函授教材(相信就是前段時間有人在論壇上提到的‘李奧娜投注法’),可以教人每天玩DG百家樂贏4000美元。我心想,既然有技術,那我就一定學得會,於是用信用卡付了199美元郵購了一套。

教材寄到後,我看了一篇,感覺有點失望,當時主要是覺得寫教材的人的中憭竷飛t,有多處詞不達意,另外也覺得這篇教材的理論體系很不嚴謹,或者說根本就沒有可信的理論去支援這套系統。

還好,這教材刊有一個諮詢電話,於是我打過去問清楚各項細節,然後在家測試,稍作測試,就發現不得了啦,原來這套系統真的很厲害,即使下注的次數輸多贏少也照樣有錢贏!

想想當年真是好幼稚。其實那套方法就是教人只買莊,然後用輸進贏退的樓梯纜來玩。但當時的我從來沒有接觸過DG百家樂,當然也從來沒有接觸過注碼法,測試之下覺得那樣的注碼運用方法真是了不得,一定是必勝法。

於是信心百倍、雄心勃勃地向當時新開張的印第安“金水”賭場進發

想想看,每天可以贏4000美元喏,美國真是天堂啊!前兩次去,很幸運的贏了幾百美元,我心想,有技術就是不同!後來再去,終於吃到苦頭,不但之前贏的全輸回去,還倒輸了好幾百。

雖然輸了,但因知道原來賭博並非全憑運氣,裡面也有技術可言,於是開始到處找資料研究賭術,同時請當電腦工程師的朋友寫程式來印證各種賭術。在付出了許多心血和金錢後,終於領悟到一些真理,掌握到一些有用的方法。

從2003年底,到今年(2005年)春節,我到過賭場數十次,每次都是在贏錢的狀況下回家(最多一次贏八百,最少一次贏2元)。我的賭注通常不大,最大的一次是早期學用直纜時下過四百多美元一注,但後來我主要用平注法,多是10、15或25美元一注,偶爾在“發達穀”賭場下50美元一注,版主在4月9日曾轉貼過這家賭場的消息)。我之所以賭得小,是因為我始終不是職業賭徒,我去賭場,主要是為了開心,不想精神上承受太多壓力。

今年春節,我在雷諾的哈利士賭場以25元/平注玩了一個通宵,贏了470美元。

回家後收到托香港朋友買的《DG百家樂大贏家》和《DG百家樂贏錢38式》,於是挑燈夜讀,但很不幸,這兩本書卻令我打破了連贏記錄。其實,我也知道不可能永遠每次都贏,但內心總希望連贏的記錄可以保持得再長久一些。

我看了那兩本書後,覺得其中一些纜真的不錯,於是完全沒有測試過便興沖沖跑去金水賭場搏殺,玩了6小時,卻輸了近200元,第二天不服氣再戰,結果再輸四百多元,兩場共損失600多元。我提起這件事並非說這兩本書不好,而是想告訴大家,賭博真的不容易!之前連贏一年多的經歷,令自己感到飄飄然,以為已練成金剛不壞之身。

但事實上,遇到意料不到的情況時還是不夠冷靜。對於新方法,還沒能熟練運用,沒有設定牌局變化超出預期的應對策略,就憑感覺去搏殺,當然容易招致失敗。這次失敗一度令我感到很沮喪,不是因為600元,而是因為連敗兩場。

三月底四月初,我到美東公幹,朋友請我到大西洋城印度皇宮賭場吃龍蝦大餐兼通宵搏殺。這一次,我決定只用自己最熟識的方法——博彩通心法。吃飯前半小時,我在輪盤賭紅黑輕鬆贏了六注(DG百家樂桌沒空位,否則不會賭輪盤);飯後,到隔壁一家賭場賭百

家樂(印度皇宮的DG百家樂桌還是沒有空位),一個通宵,共贏了廿多注,於是,美好的心情終於又回來了。

DG百家樂賭徒有可能戰勝百家樂嗎 文章(一)

二、賭徒有可能戰勝DG百家樂嗎?

DG百家樂是一種負收益率的賭戲,賭徒沒有必勝法。一直以來,21點職業賭徒都認為不可能在DG百家樂上取得優勢。曾經有好幾個月,我也一直被這個問題所困擾,一度想放棄研究DG百家樂,轉練21點算牌術。而我最終能堅持下去,主要得益於《賭場的贏家機率》(《Full Time Gambler》)這本書,作者何樂威能夠長期在骰子、輪盤、DG百家樂上贏錢,我為什麼不能?

但何樂威實際上並沒有在書上真正公開他贏錢的方法,那麼,他究竟是如何在負收益率的賭戲上取得優勢呢?

今天我們看三、四十年前何樂威寫的這本書,無疑會發現裡面有很多過時和錯誤的觀點(尤其在21點賭術方面),但書中仍有許多閃光的金子,尤其是他對“週期模式”的論述,給了我很大的啟發。

有經驗的DG百家樂賭徒都知道,無論用任何一種投注法,都不會一直地輸,也不會一直地贏,而是有時輸有時贏。我記得在舊論壇時,有網友因為找不到必勝法,便別出心裁地發貼尋找必輸法,因為如果找到必輸法,只要反過來賭,就變成必勝法了。但事實上,21點有必輸法(持續要牌),而DG百家樂則既無必贏法,也無必輸法,牌局總在輸贏變化中逐漸傾向賭場。

當我們固定用一種投注法賭DG百家樂,必定有部分牌路不適合這個方法,這時我們會輸;但也必定會有部分牌路適合這個方法,這時我們會贏。

如果我們在能夠贏的牌路裡儘量贏,在會輸的牌路裡及早抽身作壁上觀,就能取得優勢,達到贏多輸少的目的。

問題是:有可能做到這一點嗎?

答案是:能!因為我做到了。

那麼,該用什麼樣的方法呢?

 

Tags: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 ,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